当前位置:主页 > 软件前沿 >【医论分享】找到压力源安眠安身心 > 正文

【医论分享】找到压力源安眠安身心

发布:2020-06-12 热度:853℃


【职场过劳】之二


人们的心率变化,很早就可反映出健康状况,这心率变化情形与我们的健康息息相关。

【医论分享】找到压力源安眠安身心

有位在银行工作的年轻主管来到我的门诊,自述压力很大,曾看过心脏科医生,血压一直降不下来,每到下午便直冒汗。

后来,我建议他去看新陈代谢科,检查一下会不会肾上腺有什幺问题?

果然发现有一颗肾上腺髓质瘤,才导致血压飙高,经手术切除便痊愈了。找到压力的源头,是很重要的。但像这位因身体疾病造成压力感的人,反而属于少数案例。

大部分的案例属于睡不好、情绪糟、压力很大。病人常习惯服用安眠药,直说全身不舒服,到心脏科、肠胃科求诊,抽血、照心电图、X光等等很多检查,结果是“没事”;一些急诊医生想转介病人去看身心科,却担心会被病人骂!

过去,有些病人若有胃食道逆流或心悸,看了肠胃科、心脏科之后,医生可能会开立一个月的药量;但不乏有病人觉得每个月都要回诊很麻烦,主动要求医生开立3个月慢性处方的药量,也常请肠胃科、心脏科的医生“顺便”开安眠药,这个“顺便”之举,可能让病人养成服用安眠药的习惯,转眼间就过了3个月、6个月、1年、10年,这类病人大有人在。

现在比较好了,若怀疑身心问题,都会转介给身心科医生评估。所以,有较多的病人透过这管道来身心科,经由我们评估检查,并告知病人正确的用药观念,帮他调整,终于停止吃安眠药。许多病人都很懊悔,应该早点先来看身心科,白让自己辛苦了这幺多年。

自律神经失调引发不适

压力要透过何种方式做评估呢?我们会用一些简单的方式,如使用“问卷量表”。但“问卷量表”常是主观性的,特别是有些人不想看精神科,不想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情况,就算有状况,回答也刻意地避重就轻,等到做了“自律神经检查”后,病人才知自律神经失调,引发的身体不适症状,是与情绪及压力有非常大的关联性。

自律神经检查行之有年,欧洲心脏学会及北美节律与电生理医学会在1996年时制订出标准,透过量测5分钟的心跳,转换成一个频谱分析,包含可以看到交感神经及副交感神经的功能,以及整体自律神经功能平衡度。

这指标公布后,美国宾州大学曾找了39位大学生,让他们连续5天只睡4个小时,这5天的熬夜后,为之进行抽血及照X光,并无发现异样。但有两个数据,开始出现明显异常──心跳变快、心率变异指数变小,也就是“自律神经”功能的参考指标。

心率变化反映健康状况

其实人们的心率变化,很早就可反映出健康状况,临床上常见的例子,就是孕产妇在产房待产时的胎儿心音图变化,就可反映出胎儿的健康情形。即使长大成人,这心率变化情形仍然与我们的健康息息相关。例如,一个人安静休息,心跳却很快,通常指出不健康,运动量不够。

一个没有心脏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律也规律的人,如果缺乏运动,他的每分钟平均心跳就稍快,平日有规律运动,心跳则较缓。缓慢的心跳,对心脏来讲,压力是比较轻的,若在安静休息时,心跳很急速,其实是做白工!心脏在缺氧的情况下,跳得很快,时间久了就会疲累,心脏存活通常比心脏跳得慢的人来得短。

自律神经功能,目前已做出一套常模了,人从2~60岁,随着年龄增长,自律神经功能会慢慢地下降。“心率变异指数,从20岁时,数值可呈现50、60,当年龄超过60岁以上,心率变异指数大约掉到20左右,趋势往下滑,因此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自律神经年龄,是否与实际年龄相符。

透过检测评估压力状况

透过检查数据,可知与同年龄之人相较,自律神经功能是否有退化的现象。

退化原因诸多,包括罹患了高血压、心脏病、糖尿病及甲状腺功能亢进等,都会让心率变异指数下降;但若身体没有上述疾病,为何自律神经功能会往下掉呢?要是压力很大、情绪很不好,经常熬夜、失眠的话,都可能让自律神经功能跟着下降,而且降到与同年龄之人应有的水准之下,透过这类检查,可得知病人自律神经是否有退化或失调的状况。

我们曾经找了近百位被诊断为忧郁症的年轻人,进行一项研究,检查其自律神经的反应,可看出这群人在面对压力时,自律神经功能已出现失调了。当时只给这群人一道连续的算数题,要求他们在5分钟之内完成计算。要求又快又正确,就是一个压力源,算是小的压力。正常人在面对此种压力的心跳加速、血压上升、交感神经功能往上变强、副交感神经功能往下降,这是因为要应付外在的压力,就像我们开车时一直踩油门要往前冲般。

已经被诊断为忧郁症的这群年轻男性,在这种情况之下,交感神经功能不但没有往上,反而往下掉;副交感神经的功能没有往下,反而往上升,这指出调节自律神经的功能已出现失调现象。

这说明了,自律神经功能在许多的疾病上,包括了身心的疾病,皆可看出与一般人的差异性。我们也能够透过自律神经的检测,去评估一个人的压力状况,以及接受治疗之后,调适压力的能力是否恢复了,以作为后续追踪的一个方法。

文:慈济医院提供

口述:李嘉富(台北慈济医院身心医学科主治医生)


相关推荐